深蓝浅蓝的天空

试着小任性吧
人小,多读书。

2015.09.27

也许我只是不太清楚该以怎样的方式来面对、或者说适应。

我不记得以前怎么样,只知道自己都会觉得自己略傲娇了,也许像萝卜说得那样,我越来越矫情(可我没说过自己不矫情好嘛→_→)。由此可见,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我并不是个很矫情的人,只是大概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等等。去年的我表现的像个疯子般兴奋,今年的我依旧像个疯子,只是除了兴奋以外还加入了某些其他的东西。像春秋冷暖不定的天气,桌上摇摆不定的不倒翁,我在试着寻找那个平衡点。在那之前也许大家对我的“一高一低”颇感无语无奈,幸好没有让你们感觉到不耐,不然我会骂死我自己的。

其实我可以很安静,像天亮时熄灭的灯,阳光照射下的阴影,鱼群游过时盖住的鹅卵石。偶尔冒出几句嘻嘻哈哈的调侃。可是变得很安静的我,会不会反而让你们觉得不习惯,不适应呢?会不会在大家的眼里,我应该是总是吵吵嚷嚷,左蹦右跳,抽风时“魔音穿耳”不肯停的角色呢?不是说面对大家时是在演戏,请相信与你们在一起的我是绝对真实的,在你们面前这一面的我真实到不舍得让自己安静下来,真实到像是那只突然从树林里跑出来的兔子,害怕自己来不及止住脚步一头撞在树桩上,一命呜呼。

也许只是突然觉得,如果磕了药似的兔子突然停下来变得正常,是不是会让人觉得不正常。

没有人能说明那只兔子疯狂的奔跑是为了什么,它以疯狂奔跑的姿态出现在人的视线里,以令人啼笑皆非的结局消失在人的视线里,也许就几瞬的时间,被当成笑话和教育小孩的事例流传千年。(这段突然莫名其妙打出来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没有不高兴,也没有害怕疏远什么的,都要接受的事情,只是实话失落有一点,心里乱七八糟的活动有一点,偶尔。多闹几下是不是就好了,好像因为这样变得傲娇?矫情?不好就试着改嘛。

我想让自己如老僧入定不问世事(正是青春年少这么想好像不太好),又不舍得就这样看着你们的影像从眼前溜过。想应该像个逗比一样,时不时娱乐一下你们也娱乐一下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又怕入戏太深,纵情太过,只盼不会有朝一日踏入雷池。

晚自习实在忍不住写在纸上,这算是第二遍,于是有了括号里莫名其妙的,,吐槽。

Tz说得对,我喜欢的是书不一定是作者。我又何必表现得那么欣喜,只是觉得有机会可以碰到最近很喜欢的书的作者,好像是件很神奇很不可思议的事。淡定。

第一次听到原来大家都去而自己不去亲戚家一个人在家里是不礼貌的这种说法,第二次被提醒某种做法不礼貌。然后在想既然这样那下次就去吧。

感觉,又有点说错话的样子,,是要说和你有关系的你就有反应咯?我说你身上有香味你说那是因为洗了头。我可以不时看见他/她们的幸福也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阿弥陀佛么么哒。

晚安。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