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浅蓝的天空

试着小任性吧
人小,多读书。

想给你写一封信,可惜不是手写体。(2015.4.30)

上次和你说希望时间快点过去,没想到你说一般有这种想法表明潜意识想要逃避现实,手机这边的我愣了一下,没告诉你直接原因只是说这次没这样想过。但我想你还是说对了,起码你预言到了,我固执地想要去我家,因为那里没有人,正因为没有人所以我强烈的想去,就一个人,在半熟不生的地方,不是很远也不是很近的距离,一个人,待一会。说白了,还是想逃。

那天和你们吃完饭,晚上失眠了。想你们,很想。主要还是想你和冰吧。不巧手机没电,不然会给你发信息的,为什么不是冰呢?大概习惯了互损的方式,太亲密煽情的话还是不太习惯在她面前说太多。实在睡不着爬起来写日记,又不敢写,怕写起来没完,写完一看刚好凌晨一点。上铺的室友打完电话进来准备睡觉,暗叫不好自己比她晚睡,因为让人比较难受的事实是她睡觉会打呼噜,让我很难安心入睡。自从发现这个事实以后都会注意要比她早睡。wy,从文科十班转入理科七班的女生,每天都会和人打电话打到凌晨。自从她进了402我就不再每天都是寝室睡得最晚的那个了。我和她一个寝室是因为我没有换寝室,还住在原来七班的宿舍,成了402唯一的文科生。

奇怪的是第二天也就是昨天上课不困,大概因为早读和第一节课都是语文课的原因吧。习惯了十班的语文老师,于是上语文课就变得精神抖擞,整堂语文课大概就我这里最活跃。之前一直抱怨作为一个语文老师她连最起码的普通话都不标准,但其实不能怪她,语速一快就有点发音不准好像是牙齿和舌头的问题。重要的是她很幽默,很少发脾气,不会突然变得很凶。每天她进教室就会听到同桌徐感叹一句她到底有多少衣服。确实她很少穿重复的衣服。个人认为她长得很年轻,当然我对别人的年龄很少会有猜测连大概年龄段也猜不准。没有刘海,红色马尾有小小的波浪卷,微胖。

又忘记对你说我现在很喜欢苏轼,打算把他奉为男神。看过一些关于他的文章和一些轶闻趣事,很有才的一个人。有才的人多了去了,我喜欢那种“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豁达,又有点小小的任性。记得“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的故事,喜欢他的淡定。还有《赤壁赋》里的句子,忘了。人对天地来讲是多么渺小,我们所自以为是的烦恼对茫茫苍穹来讲又算得了什么呢?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百年后还不是化为一捧黄土,被有良心的后人祭奠。还对你说读《雨霖铃》读得想哭,原来“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出自此词,原来小说里遍地都是的“此去经年”也是出自这里,总算懂了“经年”的意思,年复一年。“此去经年,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然后想到了《何以笙箫默》和《十年一品温如言》,思及此,难过更甚。

你说很少会在电话里用那种奇怪的声音叫你,那一声好像使你很惊讶。如果我说最近给你打电话的频率与我的心情好坏成反比,那我打得勤你会高兴还是难过。

细小的幸福就是,在一条评论下面发几个大哭的表情,一分钟后那条评论的主人就打了电话过来。我没有掩饰让她听到了我的不开心,我告诉她其实刚和你挂了电话,但你不知道我的不高兴,起码我是这么以为的,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在挂电话之前任性的让你唱几句歌,我想就够了。

我告诉她我被她发的照片吓哭了,顺理成章的把错推到她身上,顺便抬了几句杠,损她几句,成功听到她说不想和我说话。中间的两次沉默被我很快打破,因为我怕沉默越久就会忍不住主动告诉她这突然的不对劲是为了什么。越来越觉得当初应该劝她买进来,什么尊重都是虚的。嘴巴越来越寂寞不是因为想吃东西,闭口不言只怕开口伤人,除了你们目前还找不到可以接受我毒舌的人,我可以肆无忌惮抬杠,不用怕话说得太过分而有什么不良后果。我的毒句泛滥成灾。导致一碰到以前抬杠的人话就和连珠炮一样发射个不停,所以一碰到你们就秒变话痨。逗比升级成疯子。

其实在班级和寝室是很高冷的,偶尔抽个风发下神经因为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笑得不停。懒得和人抬杠。

发现在班上越高冷在寝室越抽风。在寝室比较高冷则说明那天在班上很有可能被同桌说没吃药。现在基本每天都会被同桌说没吃药。

耳机明明是最小的音量,右耳听声音很小,左耳听起来很大很大。

那天你说要来,接着说把乐叫出来,心里的激动平静了一些,发现每次集体出去你都会被她挽着两个人走在很前面,那天在后面看着有点小小不爽,虽然那个时候正和赵兄争的不亦乐乎,我一出现就把他DIY短袖上的字母破出来了,明明是他自己说手机输入法能打出来的不能怪我啊。

《爵迹》要开拍,有范爷和王源。

《幻城》要开拍,有鹿晗和吴亦凡。对演员不讨厌,就是感觉有点怪。只能说尊重小四。

话说《盗墓笔记》什么时候播啊!!!

萝卜说实在不行星期天他陪我去看,真好。可是已经不行了吧。

一个小时过去了。充电器被舅舅借走,还有梦境的事又忘了说。

晚安。

评论(9)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