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浅蓝的天空

试着小任性吧
人小,多读书。

一定是这里总是没人来,所以来一次,气息,可以留下很久。

打开衣柜,下面的箱子里是小马驹送的礼物。拿出来以后,发现这个,2.14收到的吧,是生日礼物,在6月的最后一天终于把它拿出来。想起什么似的跑到卫生间,那块手表在卫生间的镜子旁放了快三个月,而另一块,在包里,说好是借的,但是没有还,也还不了。

这副耳机其实戴一会耳朵就会不舒服,现在循环的是《追光者》,这首歌其实不适合我们之间的故事。

明明那次你也没在这待多久,却偏偏触景生情得厉害。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房间里我小时候的照片,当时想拿给你看,又想让你自己发现。没来得及带你去珍珠湖,没来得及晚上在小道上散步,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常去的面包店和书店。
我说晚上不能迟到,要赶时间,急着要走不肯多留,惹了你不高兴,却在出门前执意要把那些糖果带走,你说我只想着自己。

本来以为这个月亲戚不会来了,来了这几天也睡的很晚,喝水吃东西作息也不特别注意,怎么说呢,就是一种没劲儿管的感觉。有一点儿不舒服。反正,人也不在了。这样的感觉。

李双龙问我真的能放下吗,我反问他,他说他花了两年时间放下,还是不彻底。我当时没有任何感觉,觉得自己真的放下了,只是现在偶尔会想起。很早以前看过一句话,没有一段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我想啊,只是偶尔会想起,这也是正常的啊,再想深一点,真的没有什么了。

妈妈和外婆都叫我回去,我干什么妈妈都会担心,可是她又不在身边,那样担心只是让自己不好过,她说她每天都是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可是她又不在身边,担心那么多,只是让自己更忧心。
这样说没有怪她的意思,也是感到心疼吧。像我说遥控器有点问题她也要操心一堆,可是遇到问题我会去想办法解决啊,她又不了解情况,那么担心,自己吓自己。

欧阳在外面打不到车的时候,赶紧打了电话给他。有点担心,和他之前忘带钥匙回家的时候一样。欧阳的网易云歌单里有一个好像是因为我列的,里面看到了反光镜的《嘿!姑娘》,他不像会喜欢这样的歌,起码从来没看到他听过。

叫周子超报考的时候帮我报一下,他发过来省略号,叫我小心坏人,我说早上我妈还说到这样的事情。下午填外卖的时候地址纠结好一会,没填门牌号,外卖小哥还是打电话来问了。家里几个插座都有问题。在九江的时候晚上姨父说开电脑给我报,我说不急白天也行,然后来了这边。

要回小姨家拿书,在家里好好看书,回学校的学费好贵。。。

七月,希望你能开心顺利。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