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很多 脾气很糟 一碰就炸 全都是错

【2018/10/04 Zzh回来 履行了去年的饭约 】

在场的我、卡卡、乌鸦,三人都带了一顶鸭舌帽。乌鸦因为新理了发头发很短戴帽子掩饰,卡卡说她没洗头,我说在外面出门习惯了,结果卡卡听闻说了一句非主流。我...怎么戴帽子就成了非主流啊,大家戴的都是普普通通低调纯色的弯檐鸭舌帽啊,而且大太阳的天气我又不喜欢打伞戴帽子不正常吗再说我本来就喜欢戴帽子啊【捂脸】

我想讨厌的不是标签,而是不符其实的评论和无聊的玩笑。

在路上遇见了初中时期的老师,隔壁班的,我们班的。班主任xqa很明显喝了酒,满脸通红,笑容满面仍显得憔悴枯瘦,眼窝陷得更深了,似乎已不记得我。走之前看见了后出现的初中政治老师,那一刻还是有点小激动的,刚上高中的时候不习惯新政治老师的课,对wam...

昨天这个时候,我想我又要去把春娇与志明三部曲再看一遍。
前任3最后十一分钟的结局还没有看。
我和你好像很久都没有互相分享歌曲了。
因为今晚你请的奶茶,我要频繁地去厕所了。

你必坚固 无所惧怕 你必忘记你的苦楚 就是想起也如流水一样 你在世的日子 要比正午更加灿烂 虽有黑暗 仍如早晨。——《圣经》

我终于可以相信总是被人说小不完全因为身高了,毕竟今天在水里只能看见脸和胳膊的时候被一群初中生要了微信号😂我想了想欧阳还是给了,反正也不是给微信密码。

自己一个人泡在水里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只能依靠救生圈的我随波逐流,想着要做咸鱼的话还是应该在水里啊,抬头看天空后脑勺靠着救生圈也好低头看水面也好还是闭着眼睛,真的什么都不用想只要感受海水的推动力以及脚着地时沙子的触感(往旁边海域走的时候踩到礁石上划破了脚)。海浪一层一层,就这样把我送向更浅的地方,再从更浅的地方送向岸边,送上岸,然后我就真的像死鱼一样在岸边搁浅。

昨晚梦见小郭了。今天上岸的时候看见一个小姐姐的背面。哇。我喜欢的鸭舌帽,我喜欢...

你真的讨厌她吗

只有自己变得更好 才会不去在意无干人等的事情
看着她好却不爽的心情
这种想法让我看见自己无比丑陋的样子
也使灵魂沉重
我以为只是心理上有点问题
这种病态来得悄无声息 爆发的猛烈 走得缓慢 还未曾复发
这么多年 没有的都变成了有
这是讨厌吗 你真的讨厌她吗
很奇怪啊 合不来的人很多 但都知道与自己无关 所以没有什么感想
但是她 却是主观上想讨厌 却还希望她能好
楚河汉界 双方不扰

所有因她而起的情绪和念头 都会彻底平复

【2018/08/08  今天的太阳很大很晒 远远说因为我全家都这样 所以我是这样的绿绿 很会撩很会撩 我说先是他和TZ教会我的 】

一大早的 让人没有一点脾气 除了爱你还是爱你 全部都是温柔

看到视频的时候不是很激动 对脑浊也不熟 看小姐姐在台上疯狂甩头扭动腰肢的时候也不兴奋 上次看过反光镜后暗自觉得以后自己应该会少来或者蹦个养生迪

但是这些人啊
我想看现场的意义有时候不在于去了哪个现场看到了哪个乐队
你知道有很多人和你一样从各个地方乘坐各种交通工具赶到这里
你们为了一样的人和事  为了今夜的狂欢
你会认识其中的一个 两个 三个 一群
第一次见就撸串喝酒玩游戏
喝多了就抱在一起天南海北胡说 下次有机会继续在各个现场约
除此之外平时的交流少得可怜
其实这样的联系很浅很短吧

但是一夜的狂欢 酒精 音乐 原始的舞...

意外发现,这个地方是去年欧阳来过的。我看到的游乐设施,看见的动物,走过的大路小径,他都见过、走过,告诉过我。我拍过的风景,他也拍过。去年的夏天,他一个人带着耳机,一边在这座乐园里游走一边和我打电话,今年夏天,换我在这里给他打电话。也算是很奇妙的缘分吧!

现在暂时用OPPO,刚下的乐乎,一个礼拜没用感觉有点空空的。最近的动态还是在北京十分难过时发的。告一段落了,过去了。

早上起来有点丧丧的。一到这里来反而觉得很多事情都不想仔细说了。只是觉得真好啊,还有个地方是属于我自己的。

看到这里的朋友问我最近怎么样,抛开此刻心情,都是很快乐的。

【2018/07/30】

© 深蓝浅蓝的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