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浅蓝的天空

记住你任性的后果是什么

愿你开始接受 开始主动

笑点不低 但很奇怪



谁说悲观没好处。

2017.02.03

亮晶晶的眼睛有两种,一种因为笑容,一种因为眼泪。什么时候你可以用第一种去回应对方的第二种,你就开始长大、变得成熟了吧。显然,我还不会这样的应对方式。因为眼泪而明亮的眼睛比因为笑容而明亮的眼睛,更让人印象深刻吧。

我们在面对悲伤心酸无助时,总会想到这样一句话:总有一天,那些令你难过的事你一定可以笑着说出来。其实这只是一种自我安慰吧,还有一句话是,那些你可以说出来的委屈,都不叫委屈。可以诉诸语言详尽讲诉的难过,都不是真正的悲伤(其实我也不想每次都会出现“难过”“悲伤”这样的词)。也总有一些事情,是直到年老体衰,都难以笑着讲出,直到步履蹒跚,一想起也满是遗憾,甚至到临终时,也只能带着他人无法理解、自己无法弥补的遗憾进入坟墓。也可能,直到闭眼的那一秒,才能释怀,因为终于要解脱。

那么,换一个方向。把你以为难以启齿、无法说明的心情说出来,是痛苦、是难过;是高兴、是快乐;是遗憾、是后悔。说出来之后就会发现,其实也不过如此吧。毕竟旁人无切身体会,你大可以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酸甜苦辣咸,自己掌勺。多不合口味,也要自己咽下去。可有呕吐的权利?

只是每个人都有发泄的权利啊
你不能讨厌这个世界
你要继续喜欢它
以及这世界上的那么多人
以及你身边爱你的你爱的人
甚至是某些不喜欢 讨厌的人
你又不是温柔的人
只是要学会 微笑 拥抱 语气委婉
在需要的时候学习做一个温柔的人

有些人刚好遇见,有些人刚好错过。 有些人甚少有机会见到,就连名字都难得听到提起,还是对我提起。

不是想要再去矫情或是回忆什么,只是觉得,有时候,就是那么巧啊。晚几秒钟,就会看到你了。

刚好,又是因为吴国良,所以你们过来了。刚好,你们比吴国良晚了一会才来。刚好,我们就是要走了。可是就是那么巧啊,我们向右拐出去的时候你们准备向左拐进来,你们停在那等车过马路时我们已经开远了,好像能感受到你们的惊讶,听到乌鸦的惊呼和冰的“刚好吧”,没忍住在骑出去几十米后回头看了看你们,你们也在往这边看,也许是看车吧。其实我连你是骑车的还是坐在后面的都不太确定,好像是坐在后面吧。

上次看到你是高一,吴国良的生日,我是因为TZ才去的,TZ说去吧,这可能是最后一次。那次也是没看清你的脸,后来结束后你经过吴国良身边我正好拍了一张照片,因为手机延时,所以没有你的脸。

中午万敏问我们ex,我说你说呢,她提到你的名字。嗯,这些年你一定交过不少女朋友吧,肯定每一个都比我要好。

从来没有过任何联系没听说过任何消息没和任何人提起过。即使是刚分开时。对于你,太朦胧,太懵懂,太年少。倒不是说对你余情未了,我很确定,我现在喜欢的是G少年,虽然他不如你啊他们会接有趣的梗,也还和我的朋友玩不到一起。

冰说得对,这次遇见只是个意外,我和你从开始到结束,每一步都很意外。我之所以每次都会有一点期待和些许不淡定,就是因为不可说的意外吧,还有愧疚,不是放不下,是愧疚,总觉得残酷打破你的幻想辜负你太多,但是这份愧疚是无法弥补的,所以也无颜见你吧。我很少去后悔,不论结果好坏。当时真的不懂事,对你的遗憾就是不曾好好待你吧,所以我现在对自己说要好好对G少年,不要以后有那么多遗憾。说得自恋一点,我想我不会对你造成阴影吧?

换一个时间段遇见,换一个开头认识,我和你都不会是这样吧。

那么假设一下,还是那么巧,你来了,我没走,那么多人里恰巧我和你都在,那会怎样呢,我和你不会说话,不会有眼神交流,也许我胆子大了想开了往你那边看了,那又能怎样?以前有话不敢说现在无话无需说,我和你接下去不会有故事。既然如此,见与不见有何分别?
我想现在和你做不了朋友,也不会想和你做朋友,所以还是陌生人最好,这样最好。

吴国良说“想给你个surprise”
嗯你确定是惊喜不是惊吓?
“这有什么不能见的在学校还见少了?”
“嗯见少了,真的见少了。”
涂了连冰的口红,熊仔仔看到说我变化
那么大以前从来不化妆
郭启君说穿衣变了
“哪里变了?”
“在学校都是穿校服。”
。。废话我现在又不在学校。。其实是因为在学校没衣服穿所以穿校服☺️

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除非是很久很久以后,否则G少年看到这些一定会生气到后果很严重的,放心好了,我不会再和G少年变成这样的。

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我不要G少年说太多好听的话,我要让他知道我喜欢他,让我知道他喜欢我,就很好了。

因为我知道,我喜欢他啊,不想做让他伤心难过的事,尽管总是惹他生气。
写这些真的也没有别的意思啦,如果哪一天G少年你看到请你相信我。

嗯新的一年祝你天天开心,身体健康,越长越帅😊
这辈子下辈子都不要碰到我这样的人。
不过要碰到我这样的人也很难吧。
真的是当时年纪小啊,嗯巨蟹。
你放心,你在我这所缺失的,会在另一个人身上补回来,我在你这里辜负的。早晚,会有另一个人惩罚我吧。

大年初一
【2016/01/28】

不停摇摆的不倒翁
一边high一边down
偏向哪一边时都是一种情绪
很快又偏向另一边

心里确实住着小人
有时希望自己被关闭
朝外界关闭被外界关闭
心塞无力
有时小人搭起舞台
麻雀虽小 五脏俱全
不是人来疯
但会自导自演乐开怀
好像无所畏惧

万事开头难
做好很艰难的准备最后很简单的解决了
准备打电话给班主任的时候李双龙发来了号码
G少年带我去买糖的时候很奇怪地盯着他
要买耳机的时候被禁止
缠着他唱歌
刚刚看到全民K歌觉得自己好像还是需要

【2017/01/23】

2017/01/22

简直了自己现在
干什么事情都不顺心
一不顺心就心情很不好
心情一不好就很想发脾气
真是 够了

睡前的难过延续到梦里升级
睡前的愿望在梦里得到实现
睡前我说愿望是总有一天要喝掉一整杯一喝就醉的烈酒然后把所有伤心难过都哭出来
梦里我真切感受到那种痛苦
最难以承受的
好像是第二次做这个梦
尽管主人公不是我

醒来之后会觉得
眼前的一切都不算什么
和她的矛盾
和他的冷淡
和梦里的感觉比起来都是在浪费时间
是啊,还能有多久呢
尽管是这样
望到头望不到一个圆
支离破碎

自己的角色是什么
你是当事人 反抗没有权利 接受没有资格
你是旁观者 在替谁伤心难过

所以说深夜是不应该做什么决定的
一觉醒来都会改变
像曾小贤说的 可能就是上天给的暗示
你说你还没学会去积极看待所有事
那么老天来教你了

上戏明天截止报名
感觉要错过
错过会很遗憾吧

最远的距离不是我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我在你左右听着你止不住的笑意一直和别人打电话 没有避讳也没问我是否想回避
其实也不算坏事吧,毕竟高兴就好
压力那么大 真心高兴不易 遇到这样的人 也是不易
嗯我玩手机也说的少了,因为自己在聊天打电话没有精力管我
日常除了口角甚少有其他
好不容易一起去景点
也是各逛各的
啊 这样呢
应该是不应该吧
觉得这次很多时候像个孩子
想想啊,也是为了考试特意请假回来陪我啊
彼此心疼也该互相依偎互相取暖啊

多么美好饱含爱意的词汇
这两个称呼放在一块对我来讲却是一个隐晦又深刻的疼痛点
我很想知道在我以后那么长的时间里会给我哪些行为方式带来影响
没有谁好过 我只能在继续难过时继续自我鼓励
去理解啊换种角度真的去理解

而你们 都不知道

农历生日吗
生日快乐
之前在想生日的时候是不是在路上
结果真是
好久没坐过火车了
还是上铺
呐呐十八岁的我在路上
过了今天还是十七
因为还有阳历啊

苏大的考试真的很人性化
因为人不多所以井然有序并不急迫
每项考试之间都是间隔的
在候考室里坐着 有暖气
比起其他学校排九 十个小时考十分钟不到 真的是 太悠闲了
紧张也是有的
即评一出考场就想到很棒的点
最糟糕的是考官提问
状态总体比联考要好很多
不知道笑得是不是很傻
苏大求下证!

考试 生日 还是有人惦记的
其实从去年开始觉得互送生日礼物
好麻烦。。
当时想昭告朋友圈我生日时不用送礼物的 毕竟我从来没主动办过自己的生日聚会
这么说 我好过分 怎么好意思收礼物  还欠着你和小马驹的没有送

去年生日怎么过的?
好像在共青
我爸买了蛋糕

阳历生日的时候立春也差不多到了

【2016/1/17 周二  农历腊月廿十】

2017.1.16

再过二十年,十年,五年,三年 两年,望不到头,一眼支离破碎。什么都不剩下 除了基因和记忆

【不算总结的 总结/2016/12/31 听说今年闰了一秒】

又是一年元旦到
很多人问跨年怎么过
只想说:睡过!

元旦春节元宵节
只想到了空间祝福说说刷屏
还有各个空间留言
。。

每年都会说一句,对跨年慢热

一整夜辗转反侧翻来覆去醒了好几次,最后还是起晚了 打车去车站还是错过车 于是重新买票
下了车明明看到105外环冲上去坐了一个小时坐到终点站才相信坐错路线
又打车去学校 浪费自己时间打乱老师计划白白多花费了几十元 心塞。。
这样的自己要单枪匹马去校考能身心健康的回来也是奇迹  有钱什么都好说 问题是没钱
心塞心塞很心塞怀疑智商怀疑人生怀疑自我的心塞
太消极了
自说自话是可以消除忧虑的方法
自我鼓励积极的自我暗示
多少年以后我肯定能笑着把这些说出来
如果是听到别人说这句话拆台的我肯定会想 那是多少年以后了 重要的是现在啊
没关系就当是坐车环游九江一周
总想随便上一辆公交坐到终点站
现在实现了啊
动车到公交 也算是绕九方一圈 可以说去过吧  发现一个密室逃脱主题馆
车费 时间 睡眠什么的 暂时忘掉
再自责也没用 这些犯下的错都会成为下一次的经验啊 笑一笑没关系
最后 这次真的不是因为我动作慢

2016最后两个月 喜欢上了山东煎饼果子
每次紫薇说吃山东大煎饼我说吃煎饼果子她都一脸呆萌问我那是什么 表示无语  你那么喜欢吃还不知道叫什么⊙▽⊙
十一月吃了很多蛋挞

一个人住就是
会变得越来越逗比 可能也和专业有关吧  像电视剧里高雯一个人在家里那样

在外面 不清楚是不是越来越高冷 也不一定吧
有点人格分裂的感觉

闰一秒,那又怎样呢?

被夸普通话好
被建议去学播音主持
被总是指出不足的仲老师随口一句你真的悟性很高 听一遍就知道怎么停
这些这些 很少很少 但是 真的可以让我感到非常 非常 非常 高兴和激动
因为被肯定了 其实自己是需要被肯定的

学会了大声哭喊 在以前对我来讲是不可能的
想哭就哭是2016对自己的希望吧
也确实哭了不少 联考的前一段时间
明明什么都没发生 偏偏觉得压力大
尤其是经济 。和妈妈吵过好多架
每次说要省钱又偏偏多花好多没必要的钱  比如服装 还是要去买正装吧
想哭就哭  会变成好哭的人吧
也没有那么重要

联考的成绩不好 不是因为对自己要求高 而是差出了预期  但是不相信自己就是那样 如果说因为外在形象输了
那只能说自己确实还没到可以靠专业掩盖身高的地步 继续加油

紫薇说竟然一直不知道G少年的事
这个…因为没有习惯提啊
“这是对他的一种肯定!”
orz……好像是这样吗
“这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
。。。
可是比起来 G少年才是从来没有在空间朋友圈提到过我啊 虽然说有一次 还是小号 奇怪的是 我并不介意
觉得自己在应该心大的地方小心眼
不应该粗心的地方缺心眼

学校 班级的元旦联欢都没去
我说最大的遗憾是没能碰到周子超的琴😂他说可以借我玩一个星期 碰了擦了更有怀旧感
从九江回永修怕自己坐过车
来接我的何柏桦已经买好下一站的车
还给我发过一个大红包 当然 我没要
钥匙找不到的时候杨洋说不用我出钱 虽然 也可能只是那样说
拿准考证挤在人堆里的时候杨洋给我
们送吃的喝的
虽然 他总是打我头 以及联考前一天受他打击较大  但我和黄欣还有没见过他的周子超都觉得 他还挺负责
“老师,你结婚的时候会请我们喝喜酒吗?”
“我结婚的时候你们都不记得我了。”
这婉拒。。。
我是连小学同学名字都记得很清楚的人好吗!!!好吧其实我们都只是彼此的过客  但我想 我还是会不定时骚扰一下你的 或者王思源还有杨玲
北辰送了我生日礼物
冰到九江来看我
仲老师人真的很好

发照片给你
说那个红衣服女孩坐的地方就是我去年一直坐的地方
所以 今年不在 也是我的一种幸运
很简单的评价 是一种幸运 因为没有那种折磨 对
并不遗憾 虽然 没和小马驹和黎小晴放孔明灯 也没有许诺过要一起放
红衣服女孩 也是班上女生经常讨论 不被喜欢的对象 不明白为什么 明明别人比她们都要努力 虽然没有特别惊人的进步 但难能可贵的是坚持啊

发现每年跨年G少年都会睡得异常早噢

从打第一个字开始 放的是《你的名字》
里的配乐
其实在考虑卸企鹅
最近经常看空间里叨叨妹发的视频
真的要相信 付出是有回报的 还有 要有足够多的付出
好像不能在十二点前睡了。

建平舅舅一个人在家 看出他的孤独
想想还是没有说元旦快乐 因为还没到啊

周子超说,不要看不起她
很莫名其妙 又好像没错

那么祝愿一下吧
除了家人朋友还有我自己生命平安
心理健康
2017 希望自己出行顺利财运亨通考运开挂

还有,谢谢你。

最后 第一次  谢谢自己。











2016/12/27/早

本来是古老的传说,被有心人的利用,被称为恶魔的地底古兽正在逐渐苏醒,-整片大陆人心惶惶,人们能感觉到地面的震动和从地心传来的低吼。有些人意识到毁灭的灾难开始来临,预谋一场自我毁灭。天在黑暗,年轻的人们并没有意识到灾难的降临。

几所学校的师生都聚集在一起,临近元旦,学生们都在准备新年狂欢,一年一度的盛典在台下紧张热烈的筹备着。不同的是今年不再是各校单独举办,即使充满竞争即使有矛盾,但这次几所学校的聚集还是让学生们兴奋又期待。外校的学生在这所学校里抬头东张西望,到处都充满新鲜感。女生们在一起小声的讨论着哪个社团的装扮更新奇有趣更还原,浓密树荫下七拐八拐的小路更激发着人们的探索欲。男生们的讨论自然也离不开漂亮的女生。

没人注意到行政楼上的老师,有的脸色阴沉坐在椅子上,嘴里咕囔着什么,更年长一点的背手站在阳台边看着窗外的天空,脸上的皱纹紧紧揪在一起,眼里的忧虑和无奈毫无保留的流出来。楼里的冷清和楼外的景象格格不入,如繁华之地和荒芜的墓地。 天色渐黑,今日的夜色沉得有点过了,似乎被谁泼上了粘稠的黑色颜料,厚厚一层,盖在人们的头上。

盛典开始之前,学生开始急躁不安起来。老师命令所有学生必须到最大的礼堂集合,不许任何人缺席。校园角落里开始出现很多老师以及一些面色不善的人,他们指挥着所有学生绕过弯曲的小道直接到礼堂去,如牧羊人赶着四散逃窜的羊群,就差拿鞭子挥了。学校一片混乱。我们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躲过老师锐利的眼光,跑到一间教室里,里面的桌椅堆到一起,地板上全是杂物。外面突然涌起一阵欢呼声。我跑到门口,穿着韩国传统服饰的女生一字站开,我旁边正好站了一个女生,她手里拿着篮子,上面盖着一层白布。一个巫师扮相的中年男人踩着鼓点跳了过来,他穿着宽大的半袖黑袍,头发编成两根粗粗的麻花辫,眉毛浓又黑,脸上是玩世不恭和略带疯癫的笑容,嘴上一排小胡子,露出白白的牙齿。我一阵恍惚,定在那看着他和门口的女子说话,然后再跳过去。

“咻-”学校上空热烈的爆炸声炸开第一朵炫彩夺目的烟花,为晚会拉开序幕,我趁着树丛的遮挡转到另一个岔道,犹豫着是否要随着人群往前。我看看后面继续呼喝着的老师,又掉转头走在大部队后面,和前面的学生保持一定的距离,也不至于落在后面和要跟过来的老师考得太近。

浓密的夜色里,大礼堂已经和夜色混为一体,只能在远处隐隐看见一点模糊的轮廓。走近了,门口有已经毕业的学生在这里聚会,我走上阶梯,一个男生看了我一眼,很像初中的一个学长,我在黑暗的掩护下肆无忌惮地盯着他,他揽着另一个男生的脖子从我面前走过,似乎并不记得我。我就站在这群激动得有点失常的人群里,看着所有学生在老师的追赶下很不情愿的走进礼堂。我索性躺在地上,从旁边扯过毯子蒙在头上。“什么?还有人没进来?”一个年轻的老师气急败坏地走出来往我在的方向紧张地张望着。我有点紧张,伸出双手枕在头顶下,毯子半搭在脸上,闭上眼睛假装睡觉。激动的毕业生推推嚷嚷的挡在我和那个老师之间,他望了一会又进去了。

我拉下毯子,虽然预感到接下来有事要发生但也无能为力。我掏出手机,想给他打电话。昨天晚上我们第一次睡在一起,很简单地睡在一起。早上我在窗口目送他离开。天地像一个混沌的圆,将我们所有人包裹在一起,我们在这个圆里肆无忌惮地跳着闹着狂欢着,不知道这个薄薄的鸡蛋壳就要粉碎,连带着我们一起消失。我不记得那个电话有没有打出去,我记得当时的我有点惊讶自己在那个紧张的最后时刻最想联系的人竟然是他。

枪声开始响起,噼里啪啦,持续不断。混杂着凄惨的叫声。

我站起来,往校门口走去。不管礼堂里扑出的凶神恶煞的火舌。

风萧索
雨淅沥
只“惊悉”
不忍泪

挽联大多是战友和同学送来的。
不是家人不是朋友,或许久未见
再听到对方的消息,却已成故人
该是那样的心惊

感觉有点情感绑架的感觉。。
但是有时候又莫名感动

萌萌学长来的那天晚上
题目是“你是否有一个深交一辈子的朋友”
我说是我自己
第二天她靠在我肩上说
“昨天晚上你下来的时候,我想和你说还有我陪着你,但是仲老师在说话就没说。”
分不清是真心还是玩笑
但还是有点感动

中午下课自己准备回去
待在教室里的她说和我一起
她说是为了陪我
然后我就很直白的说
我其实不是特别需要人陪的人
“但是多一个人总是好的”

那两天总是问我是不是和黄欣吵架
虽然陪她去挑热水袋的过程真的很无语
走到哪都主动挽着我
虽然是一直不太喜欢这样
但感觉又没什么
其实如果不是她的话
那么我这段时间一定是一群人里的那一个人

可是要考试时间十点后的我
五点就起来
担心候场的时候会很想睡觉
但是她可能是为了陪我才住外面的
又想说其实我一个人也可以
觉得有点像情感绑架
又好像是我太自私

她也说过校考要一起
要上同一所大学
觉得是不能习惯一个人的人
但又有很多自己课外兼职的经历
一个亲和力很强不过分自来熟的女生
一个爱笑会应和别人 被说是情商高的女生

真是的房间订单还没处理
不成功会很郁闷的